AG平台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9|回复: 0

AG平台官网:赵云与黑衣人听太史慈讲自己的故事

[复制链接]

14

主题

14

帖子

6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68
发表于 2017-10-1 11:23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赵云道:听说兄台随后把奏给毁坏了,州家因此吃了你的大亏黑衣人笑道:这小子要是就这么做,他的名声怎么能传到京都呢太史慈笑道:后面的事情是这样的随即继续回忆。
州吏把奏递给了太史慈,谁知道太史慈事先藏了一把刀在怀中,取过州,就提刀把奏毁坏了。州吏大惊,高呼叫道:有人毁坏我的奏!太史慈一把蒙住州吏的嘴,将他提到车里,跟他说道:假如你没有取出奏给我,我也不能把他损坏,我们都不会有事。
见州吏没有大喊的打算了又说道:现在不见得只有我犯了罪,你也难辞其咎。与其坐而待毙,不如我们一同出走逃亡,至少可以保存性命,也不必无谓受刑。州吏疑惑地问:你为本郡而毁坏我的奏,已经成功,怎堋么要逃亡?太史慈便答:我接受本郡的任务,只是负责来视察你们的州是否已经上通而已。但我所做的事却太过激烈,以致损毁公。如今即使这样回去,恐怕也会因此遭受谴责刑罚,所以希望一起逃去。
赵云疑惑道:子义兄就这样和州吏一同逃了?黑衣人道当然不是,这小子又潜回了洛阳用郡里的奏完成了使命太史慈闻言大惊:这些细节除了州里与郡里知道,应该很少有人知道。黑衣人笑道:你觉得州家没把这事报到帝都?太史慈挠头道:也是。
赵云闻言对黑衣人问道阁下是帝都人?黑衣人点头笑笑这个等会说,让这小子继续说,我还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去了辽东,又到了这里。
太史慈笑笑,随后继续道:州吏相信了我的话,就和我当天一起出逃。不过我和州吏出城后,又潜遁回城通传郡,完成了使命。州家知到了这事,又重新派遣另一个吏员往洛阳通,但是有司因为先得郡的原因,不追察我的事,州家因此吃了我亏。
随即笑道:我也因为这事名动一方,只是我也成为州家所仇视的人物。赵云问道:听说子义兄为了避免受到无妄之灾,去了辽东避居,怎么出现在这里呢?太史慈还未说话,黑衣人道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。想要避祸怎么能一直躲藏,主动暴露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。
太史慈笑道:我确实潜伏去了辽东,后来担心州家派人追捕我。我就放出我避祸辽东的消息,然后化名四出游历,即使潜回乡里也没人注意我。又挠头道今天本以为这处地方没人认识我,才说出真名,却没想到两位都听说过我的微名。
赵云两人笑道:什么微名,你两年前可就名动天下了。太史慈又举酒往三人碗里添酒道:繆赞了,不过是年少一腔热血行事而已。不说这事,咱们继续喝。三人再举碗一口干下,三位,饭菜来了,房间也已经备好。小二端着饭菜走来放到桌上。
赵云对小二道:小哥,你下去休息吧,把房号给我们,我们等会吃好自己去就是。黑衣人也道:我们要喝到很晚,你早点休息,明天才好早起收拾这桌子。小二将牌号分到三人座前点头道:既然如此,我就下去休息了。随即转身往后院走去。
太史慈将筷子抽出,一人分发一双道:咱们一边吃喝一边聊。三人便开始吃饭喝酒,酒过数巡,赵云放下筷子对黑衣人问道:阁下是帝都人士,莫非是帝师王越?太史慈在一旁疑惑不解。
黑衣人点头:在野之人却知道我帝师王越,想必就是那几个老头的弟子了。说罢自顾拿起酒往自己碗里边倒边说看你枪法兼具兵墨两家之风,无论攻守都行如流水无懈可击。在与我战斗的过程中气息有条不紊,又像是学习了道家的吐纳炼体之法。我实在想不出你师傅是哪个老头。
赵云正色道:家师的名号从来没有公之于众,认识他的人也只称呼他蓬莱散人而已。王越眼睛一亮:原来你是那老家伙的弟子,你呢,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将众家之长学的炉火纯青,一身武力已至天人之境。
赵云回道:在下常山赵云,字子龙。我年幼时,父母已经仙逝,只有长兄一人带持我。我六岁跟随兄长上山打柴时走散,遭逢了山间野狼,恰逢家师路过将我救下。太史慈打断问道:然后你师傅就把你收作徒弟带到了深山里?赵云笑笑:是的。然后将事情始末婉婉道出。
十五年前,赵云的师傅四处拜访隐者名士,游历到真定时偶遇了当时只有六岁的赵云。见赵云资质选超常人,便起了爱才之心,想将赵云收作徒弟。
于是就找到了赵云的兄长,赵云的兄长虽然见老者面貌和善,才绝惊人,却不想让赵云离开。但是赵云从明了事理,知道兄长为了带持自己费尽心力。如果自己继续待在兄长身边,恐怕兄长难有成家立业的一天。而且看这个一棍子就打死了山间野狼的老人面善,就主动请求拜老者为师,劝服了兄长。
赵云继续道:从那之后我就跟在师傅身旁学习游历,拜访了不少隐者名士,十来年也只是在路过时回家看望过兄长几次,算下来家师与我父兄无异。
又看着王越疑惑道:一年前家师还曾带我去帝都拜访前辈,却没能一见。家师对前辈的剑术推崇备至,说你虽然年不过四十却在恒帝之时已名动帝都,只是除了少数皇室中人及几个隐者外无人知晓。
王越自顾摇头道:那些在野的老家伙倒是懂得避世,只是难道黄巾乱世也不能让他们有所动吗?
赵云回道:或许那些老前辈与家师一样认为黄巾之乱虽起于异端挑起,但受害的仍是黎明百姓所以才避而不出吧。但家师对前辈你的作为却是不能理解,为何你既然入世却甘当一虎贲。
太史慈出言道:黄巾之乱不是已经了结了吗?
王越摇头道: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。黄巾祸事乃是符水异教之流挑起,首祸虽除,賊心不死者尚大有人在,只是苦了黎明百姓。
赵云皱眉道:如果不是朝廷之中流毒众多,仁政不行,黄巾之流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随之而起。百姓要的不过是一亩耕地,一宅遮风避雨的房屋罢了。
唉,王越摇头叹息,随手将碗中酒倒上。
子龙说的对,朝政荒废才是动乱四起,人民受苦的根本原因。太史慈厉声道:大丈夫立于世,就应该执三尺之剑,扫清天下不平事以升天子之阶。阁下剑术冠绝天下,作为禁军之首不能规避朝中奸邪,现在难道也想学那些老前辈避世而隐。
唂,王越闻言大愕,一口将碗中酒灌下我,赵云见王越似有难言之隐,暗自用脚碰碰太史慈子义醉了,前辈不必当真。太史慈也看王越脸色奇异,赶紧赔罪道:慈喝多了,妄言了。王越摆手:我也醉了,咱们歇息吧,明日再说。
三人相对无言,拿上牌号上楼各自进房。今夜,有一个人彻夜未眠。
呼,呼盘腿而坐的赵云听到后院传来阵阵武器挥动的声响,心道这是前辈的剑气声。起身推门而出看太史慈的房门仍然紧闭,王越的房门打开,小二正好从里面出来。
赵云歉意道:小哥,昨天我们喝多了,倒是麻烦你收拾了。小二摆手没事的,子龙喝多了还起这么早啊,那位王先生听到我收拾桌子的动静就下楼问我哪里宽阔,寻地方舞剑去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AG平台

GMT+8, 2017-10-23 10:20 , 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AG平台 © 2001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